电竞广告登陆央视:一段自我洗白的辛酸路

作者:来源:178电子竞技发布时间:2014-09-17 13:26:31

  近几年中国电子竞技的发展迅速,从饱受诟病到如今慢慢被接受,中间的辛酸曲折只有当中人才能了解吧。电竞明星被迫退役、王思聪等富二代的热血涌入…如摸着石头过河一样的电竞,正逐渐靠岸了。但真正的春天到来了吗?

  近日,WCA(World Cyber Aren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赛事广告登陆CCTV-1黄金档——从“体育频道”跳到“综合频道”,这被视为电子竞技艰难的商业模式有望破冰的信号。

  WCA创立于2014年,是一项全球性的电子竞技赛事,该赛事由银川市政府、银川圣地国际游戏投资有限公司运营,永久举办地为银川市。

  2014年2月WCG(World Cyber Games,世界电竞大赛)主办单位表示:2014年起,WCG官方考虑世界趋势及商业环境等因素,将不再举办相关活动,包括WCG年度总决赛。至此,电竞赛事领域顶级赛事WCG宣告终结。而WCA将继承和发扬WCG的竞技体育精神。

  昨日,WCA官方高调宣布WCA 2014广告登陆央视黄金档,中国电竞的领军人物Sky(李晓峰)与WCA代言人(柳岩)共同参与拍摄。广告播出时间为每天18:50左右,电子竞技比赛拿下这个时段的广告位,侧面反映出主流文化与媒体对电子竞技的态度正在渐渐改变。

  “90后”玩家退役

  就在WCA赛事广告在电竞史上留下“辉煌”一笔的时候,第一代“90后”顶级玩家已经开始陆续退役。

  8月29日,是魏汉冬23年来的第一次“放纵”,他和两个好友相约上海某KTV,喝着酒、聊着过去、唱着五月天的歌。

  和中国大多数爱玩的孩子一样,小学一、二年级,魏汉冬就开始玩电脑游戏。

  冰封王座是魏汉冬第一次触碰到电竞,“当时得知Sky夺得了多项世界冠军时,我很羡慕,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站到冠军奖台上”。

  作为赢得中国LOL首个世界冠军——IPL5冠军成员,并在2012年一年内连获十冠的电子竞技“明星级”人物之一,8月28日,魏汉冬通过微博宣布退役,与其一起退役的还有同获IPL5冠军的队友。

  “说心里话,很难受,很不舍,尽管大多数粉丝仍在鼓励与支持我们,但在这个行业里,我们已经是老人了。”1991年出生的魏汉冬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生活突然停下来后,魏汉冬觉得很不适应,因为原来每天有16个小时都在训练,“除了电子竞技,我们好像什么都不会做”。

  当本报记者建议,是否可以考虑继续学习时,魏汉冬很干脆地表示不会考虑,“原来就不爱学习,现在更不可能。”

  “魏汉冬他们退役有些可惜,按照现在的市场发展,他们也许会有更好的前景,但目前泡沫太严重了。”一位电子竞技俱乐部投资人表示。

  电竞的“沸腾时代”

  和魏汉冬一样,邹璇对游戏有着天生的悟性,别人认为较复杂的游戏比赛,她信手拈来,并迅速成为“霸主”。

  2005年,邹璇带领的中国女子反恐精英战队Swan5在CPL西班牙站的比赛中以全胜的成绩获得了冠军,这也是“中国游戏历史上的第一个反恐精英项目的世界冠军”。

  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岁月,这位知性如李嘉欣的美女瞬间兴奋如孩子一般。

  2000年左右,正是电子竞技大爆炸时期,网吧、游戏、比赛、QQ、互联网等的快速普及,把许多看似没关联的人连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被竞技游戏的魅力以及爆发出来的社会能量震惊,虽然没几个人能说得清楚,但都觉得这是个事儿。”WE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周豪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而这背后的影响不能不提韩国。

  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韩国政府努力改变产业结构,电影电视、游戏动漫等产业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电子竞技产业作为一支国民经济的生力军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契机。

  1998年,《星际争霸》发行。这款深受年轻人喜爱的跨时代的游戏不仅成就了韩国的电子竞技,也让中国玩家、战队、联盟显著增多,就如武侠小说中的功夫流派与组织一样,中国星际联盟、东北哈尔滨游戏大本营、湖南战网等各种组织纷纷开始涌现。

  在那个激情澎湃的岁月里,十几岁的邹璇自己组团担任队长,“当时的玩法、环境等都没法与现在相提并论,网速也没现在这么快,奖金、工资和现在有很大差距,但为着一个目标努力的那个过程真的是很开心。”

  电竞市场转折点

  “如果说中国最初的电子竞技市场是充满地域性的群龙乱舞的战国时代的话,那么2003年,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一位资深的投资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为电子竞技立项,成为中国第99项体育运动,这在当时被圈内人视为电子竞技春天的到来,因为其结束了野战军的生存方式。

  “最初的投资者运营仍是非常艰难的,因为广告卖得不好的话,赞助商是不来的。我所知道的是,当时许多俱乐部是倒手卖来卖去,有的被卖过十几次。”上述投资人告诉本报记者。

  如同足球与篮球联赛一样,电子竞技的商业模式中,电视台的转播对于赞助商的吸引是非常大的,“毕竟,传统媒体还是主流的传播模式。”周豪称。

  2004年,第一届中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开幕,同年,当时的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网游类电视节目封杀令。

  如此背景下,华奥星空于2004 至2007年承办了CEG。

  华奥星空由中国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香港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于2003年11月合作成立,该公司经营着华奥星空网站、体育总会网站、奥委会官方网站等数字体育业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CEG。

  CEG诞生后,组委会决定与腾讯携手,以QQ游戏为休闲类项目的唯一指定比赛平台。

  在“体育向商业屈服”的质疑声中,CEG还是吸引了121万玩家参赛,创造了中国有史以来电竞赛事参赛人数的最高纪录。

  而就在2005年,已站在冠军奖台上的邹璇选择了退役,“谈不上心灰意冷,但作为圈内人很失落。”

  上述投资人直言不讳道,因为游戏运营商成为最大赢家。

  富二代的“游戏”

  2011年,23岁的王思聪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随后,王思聪以CCM为基础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同时,他还发起了国内正规的电竞组织“ACE联盟”,而ACE成立的目的就是制定电竞圈的游戏规则,规范俱乐部运营。

  “联盟依旧与腾讯有合作,但不可否认,他的进入带动的是许多最初爱玩电子竞技的富二代的进入。”该联盟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该人士称,最初这些富二代的心态是“你有电竞玩伴,有俱乐部,我也要有”。“此消彼长,现在大多数俱乐部都与他们有关。虽然没有具体统计过,但据我所知,除了王思聪外,还有三四个是地方首富的孩子,另外还有国内能源等投资人的儿子。”

  上述联盟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电子竞技对于富二代而言,并非主业,“我们更多时候是电话沟通,或者亲自汇报,他们平时有很多投资项目要忙。”

  记者采访的几家俱乐部负责人认为,即便以王思聪为代表的富二代的进入,从本质上也无法改变电子竞技的命运。

  但这些资本的进入引发的是电子竞技行业本身的巨大变化。

  “首先是运营成本的增加,现在国内一线队的月薪可达一两万,二线队也有七八千。现在一年的投入也要几百万,有些是上千万。好一点的是,选手的转会费会高一些,还有一些赞助费用,这样基本上可以维持俱乐部的正常运转。”一位投资人告诉本报记者。

  上述联盟内部人士认为,一些富二代并非人们理解中的那样只为玩玩,多少还是带着战略思考的,“他们不是傻子,当然,这个战略思考是出于电子竞技产业本身的发展,还是出于别的考虑,就另当别论了。”